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甜》.....閃亮大陸心動…, 2004, cw18
sweet@shineland vol.3 cover@shineland vol.3

因為一點事, 在shineland的第三個年頭, 我決定了離開這個組織, 而《甜》也是我在shineland中的最後一篇作品

這是個24頁的小品, 曾給其他成員説成是「意識流萬歳」的風格 ^^"
看來原因應該是24頁裡總共只用了8句對白, 其他頁數都是無字天書 一w一"(梵音: 其實你只是懶不作對白罷了? ^^""")
看過的朋友都對這份稿有很多的猜測, 説女主角長得像作者 ^^"""
最離奇的是, 在這篇東西出版了一年之後, 點心真的神推鬼擁地, 在自己也不記得的情況下跑了去剪一個和故事中女主角一模一樣的頭... ^^"""

●想看故事文字劇本請click下面的read more ^^~
故事劇本:
走進店子。
迎面而來的是老闆的臉。
「要點甚麼嗎?」
笑。
笑著,像這個樣子笑著,附加的,總是一個吻。
豐厚的軟軟的唇。温暖的濕潤的舌。
時不時會有香口糖的味道。
我輕輕的,「hot mocha」像叫你的名字。
坐下來,嗅到香味
甘的,苦的。
老闆領上的圍裙的結在晃動。
我的鼻子伸到你的頸後。
你的氣息在我肩上遊走。
你的髮,剛洗過,
很香,很甜。
很想讓手指在裡面滑。
老闆轉過頭,我看見,你的眼睛。
「叮」輕輕的一聲,老闆細心的把杯子放到我跟前
手,離開了杯子白白滑滑的杯身。
煙,從泡沫的隙縫間慢慢上升。
心,有點熱。
我摘下帽子。
老闆繼續,在我身旁放下紙巾和匙子。
拿著匙柄的指,像我的腰上的,你的手心。
我拿起糖包。
撕開,一個。
再一個,
再一個,
再一個。
老闆早已回到工作台,手,洗在鋅盤的水龍頭下──清理剛用來沖咖啡給我的器具。
糖粒在熱莫加裡溶化。我拿起匙子,攪拌,攪拌。
朱古力粉,泡沫,糖粒,咖啡,朱古力粉,泡沫,糖粒,咖啡,朱古力粉,泡沫,糖粒
,咖啡…
螺旋。
杯子中乒乓的聲音。碗盤中乒乓的聲音。
老闆的手,仍然在沿著水流,用心揩抹。
我拿起沾滿朱古力泡沫糖咖啡混合物的匙子,放進口中,深深的呷了一口。
開口的時候,舌頭仍依依不捨的留在匙子的背。
我看著老闆的肩。
拿起杯子,呷一小口。
潤唇膏在咖啡上化開。
水沸了,煲在嗶嗶的叫。
我閉上眼,把咖啡一口氣灌下,不理多出來的咖啡從嘴角溜走
骨碌骨碌骨碌骨碌…
嗶──…
老闆關掉水喉,手抹在髒兮兮的圍裙上,趕過去水煲那邊…
骨碌骨碌骨碌骨碌…
嗶──…
「乒」
在我把咖啡灌光,杯子乒的一聲回到被匙子弄髒了一點的碟子上時
老闆剛好把怪叫的水煲關上。

一時間,店子靜了下來。
像只剩下,
兩個人的呼吸聲。
兩個人的心跳聲。

我的手,抓著老闆給的紙巾,摀住臉,一動不動。

老闆沖好另一位客人的咖啡,
我聽見。
「你的espresso。」
「謝謝。」
感覺像,
你和她的電話對話…

之後,老闆看了看我。
輕輕走到我的旁邊,
大的肩擦過我的身旁。

「小姐,不好意思,我替你掃一掃散落的糖粉──」

他左手的布沒能接住右手掃落的穢物。

我抱住了他。

「…小姐?」在他開口前,我的臂早已離開了他的肩。
我很高興,他的表情沒想像中的驚惶,反而有點心疼的感覺

「對不起。」我抱歉,匆匆離開。

臨走在吧檯上放下了二十元。
還有一張皺巴巴的,濕了的紙巾。
還有一隻仍然温暖的介子。

「我只是剛剛失戀而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