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鄰家女孩.tonari》.....閃亮大陸異動!, 2003, cw16
tonari@shineland vol.2 cover@shineland vol.2

錯過了2月的別冊(shineland第1.5本書? ^^"), 第二年正式出的本本因為要食「二」字, 所以改了名叫《異動》, 而主題也變成了滿特別的「畸戀」(雖然沒幾個人真的寫得出來 ^^""")

而《鄰家女飛》裡的所謂畸戀種類就是正合點心口味的孌童一w一" (甚麼嘛, 我只是比較喜歡小孩子而已 ^^")
其實也説不上「戀」喇... 只是有一點曖昧... 有一點異樣的味道(異味?)飄在兩人中間而已 ^^"
故事大概是:
一個母親剛給不爭氣父親激回娘家的屋邨男孩, 毎天瞞著母親回去探望父親順便當和事佬的時候, 都會看見鄰居一個小女孩呆在鐵閘内, 瞄著電梯那邊的方向像在等甚麼似的...

用填色的方法落網很爽而且快 一w一+
(不過正式的網落不好始終是心有不甘 T_T...)
這一年夏天, 點心畫完線落完網排完自己部份的版之後, 便拍拍屁股飛去北海道summer course了 一w一"""

●想看故事的文字劇本請click下面的read more~ ^^
故事劇本:
「你也是的,才一個星期就亂得像狗竇,難怪阿媽氣得要回娘家。老豆你就落點力照顧自己,著緊點找工作吧。我走了,明天再來。」
一星期前,老媽跟老爸吵翻,老媽帶著弟弟回了娘家,我因為擔心所以也跟了去住(如果老媽每天只聽阿婆阿姨一起罵老爸,分分鐘會弄至離婚)。躱了一個星期的風頭火勢,媽的火好像消了。所以今天放學回去看看老爸,被發現了也不會惹到老媽吧。
離開的時候經過走廊,其中一個單位裡有個女孩站在門前,手緊緊的抓著鐵閘,眼瞪瞪的瞄著我離開。
「…看甚麼看,細路。」我回她一,邊走邊想著。

接著每天我來探老爸,經過她的門口都看見她在鐵閘裡坐著。她總是瞧一瞧我,便向口那邊的走廊盡頭看去,好像在等甚麼似的。怪人。

今天,在學校跟人打完架才上樓,走著走著只顧喊痛,一個不留神,脚下好像踩到了東西。barbie?
我望向我的右邊,那個女孩正蹲著從鐵閘伸手出來,一臉無辜愕然的看著我。
我連忙拾起大腿分家的裸體barbie想拿回給她:「細路,對不──」
「碰!」我得到的回應是一記當著臉門拍來的閉門羹。
「…甚麼嘛。」
於是,我走到老爸的單位拍門,「喂老豆我來了,你有沒有小型的螺絲批?」

替老爸執了屋後我便回家,順度還公仔。當我走到那女孩的家門前時,卻被不知何時出現的繩子絆了一絞。
我抬頭望向緊閉的門,只見門上的收信小孔即刻關上了。哎呀,死妹釘裝我。好,我大人有大量。
「人家特地補好了才還,好心著雷劈。」我特意提高聲線,把修好的barbie脚插進收信孔,然後靠著我家那邊(不是向口那邊)的牆站著,「哼,我走了。」
等了一會,門慢慢的開了,我看見本來插在門上的barbie現在搖晃晃的從鐵閘伸出來,附加一雙小手捉著鐵閘,還有一個伸出來向那邊看去的小頭。怪落寞的。
知道怪錯好人了吧豆釘,還扮高竇,哈哈。
這天我從後樓梯離開了。

第二天,剛想上樓的時候竟然給昨天打架的人班馬追打,在電梯裡被捉個正著,給打得頭皮也缺了幾塊。電梯門一開,我就發狂的逃,不想跑進老爸的屋(給他知道不是好事),所以一口氣沿著走廊跑去後樓梯。以我的速度和「地利」,該很快搞定。可是,樓梯落到一半時,我卻發覺後面追來的脚歩聲沒有了。

* * *

這天女孩如常坐在門口等著,聽見吵耳的脚歩,從鐵閘看出去,只見那個天天來的哥哥像陣風般跑過,地上滴下一灘灘的血。伸頭出去,後幾步便有人兇神惡煞的追來。她瞄著昨天還沒從對面的鐵閘解下來,另一頭還近在手邊的絆腳繩,忽然就從這邊的鐵閘伸手把繩拉行。追來的人立即絆倒了,還喊打喊殺的衝著女孩家的鐵閘狂搖。女孩急急退後,假裝撥了電話大聲說著:「救命呀,這兒有人想打劫我家,快點叫警察來…地址…」
聽到這樣,那班人雖然半信半疑,卻始終有點心虚的離開了。

* * *

我看好像靜下來了,便坐在後樓梯把氣順回來。哎呀,頭還在流血,好痛。這樣子今天還是不去見老爸的好。
忽然,眼前的梯級出現了一雙小脚。那妹釘拿著毛巾來找我。還拉著我的手指要我到她家。
門沒關,鐵閘也沒鎖。玄關倒著安全藥箱。(是本來想直接拿來可是不夠力吧?傻仔。)
就這樣,她讓我在她的「地頭」(門口)坐下來(竟然當我傷得連把藥箱從玄關拿去枱那邊的氣力也沒有?太小看我了吧?不過算,這樣也不錯),然後雞手鴨脚的替我止起血來。

看她狼狽的弄著,我忽然想起來。
「細路,其實你每天在門口等甚麼?」
沒有回答,可是好像臉紅了。
「…男朋友?」
這一句的結果是我即刻被趕了出屋,另加一次狠狠的閉門羹(^^”)。

再第二天。
頭上的傷好了一點不用纏繃帶,我便又回去看老爸。
「唉昨天(追打時)不見了錢包呀,倒楣。老爸借兩塊來洗洗吧?跟媽説丟了錢的話又要嘮叨了──」
「死仔老爸未找到工問我借錢?有人敲門了去開門吧。」
門開了,沒有人,只有我的錢包放在地上。
左邊傳來關鐵閘的聲音。
哈。我笑笑關上大門。
「誰?」
「我的錢包。」
「嘩,自己回來的?鬼,好邪。」
「的確是隻小鬼…咦?」

我打開錢包,裡面的全家福上貼了張紙,上面畫了一個箭咀指著細佬。

我想起來了!
老媽走的那晩,經過那妹釘的單位時,細佬停了下來死抓住鐵閘不放,還被老媽打才肯放手…

箭咀上生澀的寫著:
「老公」

「………哇哈哈~~!!!!!」我差點笑得流眼涙了。
「嘩你發羊吊嗎?幹嗎突然大笑?」老爸給我嚇倒。

「哈…沒事沒事。
喂老爸,
我明天帶細佬一起來看你好不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